徐冰关于MoMA新作“地书:画语”的问答

请告诉我们这次在MoMA展出作品的题目和观众对作品最初的视觉印象是怎样的?

作品名叫“地书--画语”,使用了中文“话语”的谐音字。装置是由两台面对面的电脑组成。两台电脑中间被一块半透明的毛玻璃墙隔开, 在玻璃墙上的两面,用"画语"(我的标识语言)印刷着一段对话,内容是制作这套标识语言想法的形成过程。

 

你想让观众如何参与这件作品?请描述观众与作品是如何互动的?是否需要两个使用者同时操作?

使用者面对面坐在电脑台前,虽然他们之间距离很近,但是相互看不见玻璃墙那面的人,这种即近又远的感受是我们今天被卷入当代生活的人都有的。即使在一个办公室也要通过电子信传递信息,而这两句话的信息是要通过遥远卫星又转回来的。在展厅中的两台电脑里设置了一套特制的聊天软件。使用者打入英文,就被即刻翻译成“标识文字”显示在屏幕上。俩人可以用这种“文字”聊天或互通信息,当然也可以一个人使用。

是什么引起了你对符号及语言沟通的兴趣?

回看自己过去的作品才发现,自己对文字那么有兴趣,这跟我们这代人的生活经验和背景有关,比如儿时的经验;汉字的经验;长期生存在不同语言、文化之间的经验。我母亲在北大图书馆学系工作,小时候她们很忙,经常把我关在书库里,周围看到的很多书不少是关于书籍和字体的书,但那时太小, 读不懂。到了能读书时又是“文革”,没什么书可读,只读“红宝书”。开放以后"文化热"就开始了,什么书都读, 乱读一气。但读多了, 又觉得不舒服, 就象一个饥饿的人一有机会又吃得太多。三十五岁后才到美国,思维已经很成熟,但说话、英文的水平还象小孩子一样低。这种来自于文化生理的尴尬经验使我对符号,语言,沟通这些事变的敏感。另外中文母语的特殊性是帮助我寻找和认识自身文化的钥匙,这也是我对文字有兴趣的原因。

请解释 “标识语言” 的意思?

象形文字古代就已经形成。"标识语言"是新一轮的“象形文字”,但它是人类进入"读图时代"现实的概念。今天这个时代,要求一个新的语言模式的出现。我们称这套表述系统为一种"语言",因为它是从日常生活中搜集整理那些已经被使用,并具有共识基础和文字性质的图形符号而来的。这些符号是已经存在的。

符号在何处首次引起你的注意?

任何文字都是一种符号,尤其是从象形文字演变而来的中文,所以中国人对符号的兴趣应该说是天然的。在过去的十几年中, 我有很多的时间在机场和班机上度过。机场的标识和各航空公司说明书的设计都以识图为主,用最低限的文字说清楚一件比较复杂的事情。也可以说机上安全说明书是人类最早的“共识” 读本(见图5)。

机场为何成为最先引用这些符号语言的场所?

机场是地球村的缩影。机场高密度穿梭着来自于各地的;不同文化背景的;使用不同的语言的人。在这种情况下"标识"是唯一有效的沟通方式。

“地球村”为何需要 “普天同文”?什么趋势把人类推向”普天同文”这个终及的?

绝大多数语言文字的雏形都始于同语音生活的小范围人群—一个部落或一个村庄。随着人们活动范围的扩大,发展成为一个地区,以至一个国家或几个国家说一种语言。当今网络的覆盖,使世界成了一个村庄。但“村民”们操着千百种不同的语音, 写着互不相通的怪异的符号,却生活、工作在一起(这是从国际平台,信息共享的概念来谈的)。实际上世界越来越小;越来越平;越来越相似。我们现在用的语言和几千年之前的语言是差不多一样的,但我们的生活与几千年之前已经完全不一同了。传统语言不适应今天的生活是必然的。只有到了今天,”普天同文”的理想才具有真实意义。 这些符号怎样达到更具有公认性? 在处理这些符合的过程中,我们的工作只是收集,整理,归纳已有的符号,找出同类符号的共同点。自己不做任何发明或编造,这一点是关键,因为我们试图找到的是人类视觉经验中最具有共性的那一部分。

请介绍一下收集符号的过程.

大约从99年到现在,我收集了有几百张上面提到的机上安全说明书,但当时并不知道做何用。03年当我看到口香糖包装纸上的三个小图时 (请将用过的胶状物扔在垃圾桶中), 我想: 只用标识既然可以表示一个简单的事情, 用它们就可以讲一个长篇的故事出来。从那时起,

我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收集、整理世界各地的标志、图形。每当看到,我会把它们照下来或剪贴到本子上,一本象字典似的

或输到电脑的Database里,分清“词性、类别,便于检索。

我发现,其实人类在每一个专门领域里, 一直使用着领域内的 “国际通用语言”进行着交流,如化学, 数学符号, 设计, 制图的表示法, 乐谱, 舞谱的记录法等。

但日常生活领域的国际通用语言, 却始终没有被找到。近年来,每天,新的符号语言大量出现, 尤其是在网落上,使我们这个项目变得更加复杂和庞大,但越是这样我越能感到这项工作的意义所在。

请用几个你采用的符号为例, 详细地描述它们的造型和意义. 软件已经有多少符号在里面?

人类有共同的视觉经验和感受。比如表示"声音"类型的符号,从电话出来的就是个例子。一般放射状的平线表示正常的声音,象闪电的 “Z”形线是刺耳的声音,象波纹散开的弧线一定是舒缓安静的声音,一个拳头从话筒里跑出来,准是在吵架。软件里已经差不多有六千多个符号,每天还在增加。

使用者用什么语言操作, 你对软件的未来有什么计划?

目前还仅限于英文,下一步是中文和其他主要文字。做到这个程度,这个软件就可以成为不同文字的中转站,具有工具的性能。

另外,我用"标识语言"写的一本小说,可以在世界各国不通过翻译就可被出版发行。

你为什么认为以符号为主的文字会出现在人类的未来?

这是由人类的生活走向决定的。人类生活日趋相似,产品标准化,广告策略的全球化,图像复制和传送技术的便捷,加上年轻人对传统阅读的抵触和对直观图形着迷的取向,都在促使一种以象形、符号、标识为基本元素的文字形成。这个趋势的延长线就是人类的未来。

2007年5月23日纽约卡耐基音乐厅录音室